*** 林玄坐在雪翼雕的背上,正疾速升空,却突然感到一股危机临近。

“不好!快躲!”

林玄突然想起,那个女人擅长弓箭。他双脚猛然用力一踏,将大雕压的往下一沉。

噗!

一抹紫色流光从大雕的翅根出穿过,带着一蓬血雾,消失在远空。

若非林玄当机立断,令大雕下沉了一点,恐怕那抹紫箭已经贯穿了大雕的脑。

但即便如此,大雕翅膀多了一个大窟窿,也速度大减,无法继续攀高,歪歪扭扭的飞向远处。

“哼!还想跑?给我下来吧!”

井蓝不屑的轻哼一声,双手结印,猛然前推,一道长达三十米的巨蟒虚影凭空出现。

巨蟒庞大的身躯模糊不清,但脑和獠牙却栩栩如生,它蜿蜒腾空,眨眼间追到雪翼雕身后,张开獠牙大嘴,猛地一吸!

呼!

下午独自在思恋的哀愁女

漫天狂风乍起。

一股狂暴的吸力笼罩在林玄和雪翼雕身上,狠命的拉扯着他们,将他们拉向巨蟒的大嘴。

“不好!这是吞天蟒的吞噬神通!”

林玄不由的脸色大变。

井蓝半人半妖,果然非同可。

他和雪翼雕身在空中,被巨蟒的吸力拉扯着慢慢后退,雪翼雕狠命的煽动翅膀,也无济于事。

这一刻,他居然遇到了与薛大通同样的困境,照此下去,必然被巨蟒吞噬。

危急时刻,他当机立断,狠狠一踏雪翼雕,身形倏地腾空而起,躲开了吸力的笼罩。

而雪翼大雕则被巨蟒一吞掉,连渣都没剩下。

长空中,巨蟒虚影缓缓消失,雪翼雕也不见了,唯有林玄坠落而下,摔进了树林之中。

“给我站住!”

井蓝惊讶的看着林玄逃掉,不禁气的咬牙切齿,她毫不犹豫的向着林中追去。

与此同时,铁烈也仰天怒吼一声,一按地面,拔出了身躯,也要去追。

但这时,身后破空声传来,一道片凌厉的剑芒再次劈头盖脸的落下。

铁烈脸色一惊,连忙翻滚躲开,同时挥爪迎上!

轰!

剑芒破碎,一道白衣人影倏地飞退,落在三十米之外,又是沐清雪。

沐清雪此刻白衣染血,气势衰弱,但凌厉的眼神依然死死的锁定铁烈,战意澎湃。

铁烈不禁气的破大骂:“踏马的!你这个蠢女人!极品火元石已经被别人抢走了,你还盯着老子干什么?”

“看你不顺眼,这个理由够不够!”

“卧槽!那你就去死吧!”

铁烈差点气的吐血,眼见这女人不依不饶,他也只得放弃追杀林玄,再次心的应对沐清雪。

一时间,两人大战再起,气劲四泄,轰鸣声响彻九霄。

远处的洞处,段飞揉了揉蓬松的眼睛,渐渐清醒了几分,目中亮起两道逼人的精芒。

“既然来了,不争一争似乎也有点可惜,罢了,大不了回去多睡几天。”

少年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。

他没有追向树林,而是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只要他想争,老天就一定会给他机会。

……

砰!

紫色流光闪过,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炸成了漫天碎屑。

飞扬的尘土中,一道冷峻的少年身影一晃而过,在犬牙交错的树林中左冲右突,灵敏如猿,速度疾如闪电。

在他身后百米处,一名双目喷火的紫衣少女紧追不舍,她不时的拉开宝弓,射出一道道威力宏大的紫色流光,将一株株大树,一块块巨石轰成碎片,却很难射中那道可恶的人影。

“林玄!你给我站住!有本事别跑!”

“抱歉!爷虽然也喜欢女人,但对你这种半人半兽的怪物没有丝毫兴趣!”

“半人半兽?怪物?啊林玄!今天不将你碎尸万段,姑奶奶就跟你姓!”

“算了吧!我林家可没有你这种怪物!”

轰轰轰

井蓝简直要气炸了肺,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天顶,她虽然是半人半妖,但吞天蟒乃是妖中皇族,血脉何等高贵!

没想到落在林玄嘴中,却将自己与低贱的兽类相提并论,简直奇耻大辱!孰可忍孰不可忍!

她出手更加卖力,每一箭都携带着数万斤巨力,只要中她一箭,哪怕是二阶中期凶兽也得炸成碎片!

然而,林玄似乎有着惊人的直觉,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,总能先一步避开,令她箭箭落空。

林玄却是十分的轻松写意,此情此景,他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在金箭学府当肉靶子的岁月。

那时,他的身后也经常会追着一名容颜绝美的少女,气的咬牙切齿,娇声谩骂,却又对他无可奈何。

现在想来,那段日子十分有趣,又带着一丝淡淡的温馨,真是令人怀念。

也不知那个曾令他心动的少女,现在会在哪里……

当然,井蓝与殷雪乔是不同的,这女人是真心想要他的命。林玄此时不仅要考虑如何躲避,还要寻找机会还击。

渐渐的,两人一追一逃,进入了树林深处,周围多了许多凶兽活动的痕迹。

林玄一边减轻脚步警惕前行,一边不时的丢出几件衣服挂在树干后,以消耗井蓝的真元。

突然,前方五十米外的一片灌木中,隐隐传来一阵呼噜声,一股凶戾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,令林玄不由的心底一颤。

那是二阶凶兽的气息,而且应该不低二阶中期。

林玄目光闪烁,心中念头百转。

这一路走来,他也曾遇到不少凶兽,一些弱的,要么懒得搭理,要么随手干掉。

至于一些强大的,他都是远远的绕道而行。

毕竟如果被凶兽缠住,很可能被井蓝有机可乘,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。

但此刻,他却有了别样的想法。

后方百米外,井蓝的身影在绵密的树林中若隐若现,越来越近。

林玄稍作沉吟,又试着前行了十几米,然后取出一件黑衣,悄悄挂在一株大树后,又精心布置了一番。

然后,他心翼翼的绕开,在一块大石后隐藏了起来,运转混元金身,封闭了身气机,仿佛化作了一块毫无生机的石头。

井蓝不一会儿便追了上来,她很快发现一棵大树后,露出的一截衣服下摆。

一路走来,她早就习惯了林玄的金蝉脱壳。

不过,她自恃真元浑厚,抱着宁杀错勿放过的心思,仍然毫不犹豫的射出了一箭!

轰!

一抹紫色流光穿过大树,漫天尘屑乱飞,却没有林玄的身影。

“哼!又是这一招!真是无趣!林玄,你也就这点本事了!”

井蓝美目中怒火熊熊,咬牙切齿。

而此刻,林玄也挺郁闷,那头二阶凶兽睡得太死了,这么大的动静,居然没有惊醒它!

不得已,林玄干脆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,灌注巨力,狠狠的掷向那片灌木!

砰!

石头撞断了几根树木,又恰好砸中那头凶兽,爆成了碎片!***shadowsock官网入口